代购十年沉浮:从月入6万到月入6000

发布于:2023-12-18 02:06:14 编辑:佚名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61

“你们中国人怎么不太喜欢来韩国做代购了?”

今年7月,做了多年代购的小雪在韩国乐天免税店采购时,接到了乐天新闻部的采访邀请,他们迫切想知道,为什么来乐天的中国代购比疫情前少了那么多。

“我6月去乐天,还看到热门品牌基本都有人在排队,7月就只有三四个品牌有人在排队了”,小雪也不理解为什么来韩国的中国代购突然少了这么多,但她知道,如今的代购行业光景已大不如从前。

2014年,小雪开始和姐姐合伙做韩国代购,2014年到2018年,是代购们过得最滋润的时期。当时,小雪每月能赚到五六万、甚至七八万元,她和姐姐两人也早早地各买了两套房和一辆车。

但最近几个月,代购这份工作给小雪带来的收入骤降到1万多元,姐姐每月只能赚到1000出头,平均下来,她们每人每月只能拿到五六千元。

为了压缩代购成本,在韩采购期间,曾经连住几天四五百元酒店不眨眼的代购们选择消费降级,“现在只能花100多块钱去拼房了”,小雪说,在韩国,现在青旅拼房特别火,入住的大多数都是代购。

白天,代购们都出门采购,夜晚,青旅里的小房间就成了代购们的茶话会。小雪原本认为最近自己生意不佳,但和同行们交流完发现,她已经是其中做得不错的,“10个代购,有5个亏钱,2个保本,也就3个能赚到钱的。”

在各社交平台拥有几十万粉丝的美妆博主“我是珍珠啊”曾做过多年代购,不过疫情到来后,她就停下了代购这门生意,主攻运营内容平台的账号。她认识的代购同行们,也都渐渐转行了,“那几年,自己飞国外、把商品扛回来的人肉代购不怎么赚钱的,成本太高了”,珍珠告诉字母榜。

在很多老代购眼中,代购已经是夕阳行业,“还是老老实实地找份工作吧”,一位老代购劝想入行的新人道。

从2016年开始做澳洲代购的JJ也停下了代购的生意,而她认识的澳洲代购们也基本放弃了代购这门生意,“我周围的代购都没什么生意,天天发又没人买就很浪费时间,而且好多人其实挺有钱的,挣的少就干脆不做了。”JJ说,澳洲的小时工资很高,“打个零工都比做代购赚钱。”

海外代购落寞之后,不少代购将视线转向国内。已经做了10年代购的萱萱发现,很多大学时代结识的代购同行们,在疫情到来后就不做代购了,“但也有人转型做国内代购。”

“已经看到朋友圈有两个代购,从去年开始先是诸暨卖珍珠,然后水贝卖黄金,莆田卖鞋子,西藏卖虫草,瑞丽卖翡翠,现在去斯里兰卡卖宝石”,一位小红书用户说。

代购是最早掌握私域流量的群体之一,但疫情改变了游戏规则,直播、平台冲击了代购的生意,海外代购正逐渐退出主流历史舞台,但代购这个行当不会彻底消失。

如今仍活跃在微信朋友圈里的不少代购,常标注着自己已是8年老店、10年老代购,国内代购兴起的时间实际要更早。

海外代购最早的形式是,留学生或在国外工作的人,每年回家时帮朋友捎带国内买不到或国外售价更低的化妆品、包等物品。帮忙带货的次数多了,委托人会适当给一定感谢费。逐渐地,代购成为一门职业,职业代购兴起,亲朋好友就是他们的原始客户。

韩国代购是规模最大的职业代购群体之一。2009年,韩国免税销售额达30.3亿美元,超过英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免税市场。2019 年韩国免税业销售规模为213亿美元,占全球26%的份额,复合年增长率为 21.5%。

2019年前是代购的黄金时代。他们通常会提前接单,到达目的地、在免税店实地拍摄后,再继续接单。小雪记得,光景好的时候,出发前,光是护肤美妆类已经接到100多个单子,但现在出发前只能接到几单、甚至连一单都没有,“有时候得飞到韩国才能接到单,给客户拍商品,他们看到有某个商品才会下单”。

放到从前,小雪从来不会去住民宿、青旅,“以前赚的多,住四五百块一晚的酒店也无所谓,现在只能花一百多块钱买一张床。”每个月,小雪都会飞一次韩国,在韩国住一周左右,算下来,每次的机酒成本接近3000元。

七八月代购人数减少同样与机票成本上涨有关。七八月正是旅游旺季,许多机票涨价,在代购的黄金时代,代购们自然不在乎机票上涨,但今时不同往日,机票涨价同样成为制约他们出国的原因。

因汇率、国内电商平台、直播间打价格战等原因,代购们的利润也变得稀薄。通常,一支口红能赚到15-30元,护肤品、美妆能赚几十元。

单量下滑、利润下降,代购行业正经历一场戴维斯双杀。

一位老代购说,现在的代购价格都透明化了,疫情前厉害的代购可以靠代购养活一家,现在连养活自己都难。

一个大众不知道的代购细节是,代购单次采购行程达到一定金额,合作公司会提供免费的接送机服务,否则就要自己找其他出行方式。上次代购行程中,小雪在机场等车时遇到一个同行,准备上车时,小雪随便问了一嘴,“你们的车呢?”才得知这位同行已经连续亏本两个月了,因采购金额不足,合作公司不再向他们提供接机服务。

“他们以前做得比我还好,但最近就是不太行了,一直亏钱”,“那怎么还要继续做呢”,我向小雪问道,“可能就是不甘心,以前做得那么好,结果突然就掉下来、就起不来了,他们还想再试试。”

一位每月飞一次日本的代购说,今年第一次去日本还小赚,第二次刚好保本,第三次还没去就已经忐忑不安了。

代购怎么就成了夕阳行业?行业下滑不是单一因素造成的,最直接的原因就是疫情。

2016年,JJ刚移民到澳洲时,会有很多人主动问她,能不能代购商品,但疫情到来后,JJ的生意每况愈下。

JJ说,疫情期间因为很多人害怕海外包裹上有病毒,就不敢买国外的商品了,“现在虽然疫情结束,大家的消费习惯已经养成了,买国外商品的人也少了。”

与美国代购、韩国代购不同,澳洲代购的商品通常是奶粉、保健品等澳洲本土商品,JJ的代购生涯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疫情过去,曾经找她买奶粉的客户们,孩子也都长大了,不再需要购买奶粉。JJ逐渐搁置了代购这份副业。

代购需求的下滑更与海外商品的价格优势下降有关。券商报告指出,韩国免税商以高额返点的形式吸引中国的代购商和旅行社,在做大规模的同时挫伤了运营商的盈利性。2022 年底韩国海关总署向运营商下达法令,禁止向旅行社支付与批量转售商品相关的过高佣金,据韩国免税协会,2023年1月韩国免税销售额同比下滑 30%,环比下降 41%。

汇率变化也是代购利润被稀释的重要原因,“现在海淘汇率这么高,真的还有人赚得到钱吗?”一位海淘代购无奈道。

国内直播的大发展更侵蚀了代购的生存空间。“其实我们代购卖的价格有时候比李佳琦直播间还低,但是他的物流快,客户就不愿意等了”,JJ解释,澳洲代购通常做的是直邮,邮寄包裹的时效通常需要两到三周。

另外,澳洲代购能兴起的重要原因之一是,过去用户在国内是买不到一些澳洲本土品牌的商品的,但现在热门品牌大多都已在电商平台上开店,代购的稀缺性价值大幅下降。

影响代购行业的最核心因素还是需求,“很多人兜里都没钱了,对护肤、美妆商品的需求肯定是下降的”,小雪说。

张俏曾在2015年-2016年多次找代购买护肤品、皮包,她找到的代购多半是靠同学、朋友推荐,但她告诉字母榜,现在已经好多年没联系过代购了,“发现自己并不需要那么多的护肤品、化妆品。刚需的商品在国内平台上也都能买到,价格不错,也更加方便。”

小雪开始增加新的代购类目。最开始做代购时,美妆、护肤是她主要代购的商品。

已经做了10年代购的萱萱在疫情前就发现,客户会转而在直播间购买护肤品、美妆品,就连她自己也会在某些直播间买商品。她开始尝试增加新的代购类目。“我在朋友圈发自己旅游的照片,就会有顾客问我,耳钉是什么牌子,衣服是什么牌子。”

萱萱开始主动联系工厂寻找货源,首饰、服装成为她拓展类目的第一站,“很多人在消费降级,也愿意买一些相对便宜的小东西,花几十块钱买来戴戴,而不是品牌商品。”

今年诸暨珠宝大热,事实上两年前,萱萱就开始在代购诸暨珠宝了。“一般,代购的顾客和代购的年龄差就在上下5岁左右”,萱萱说,她本来认为珠宝这类商品不太年轻,但逐渐发现,她的顾客们随着年龄增长,有了购买轻奢类商品的需求,同样也有送礼的需求,“以前大家都会送口红,现在没人再会送口红了。”

珠宝成了萱萱新的利润来源,而珠宝利润同样高于早已陷入内卷的护肤、美妆产品,慢慢地,诸暨珍珠也被更多人发现了,“今年母亲节前,去诸暨的代购特别多,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去。”

与很多代购面临的单量、收入下滑的处境不同,及早拓展类目让萱萱的生意一直保持稳定,“可能是我的顾客比较固定,做了10年,老粉比较多;另外我卖的商品很多样,总会让他们在我这里买到商品。”

最近几年,私域流量概念盛行,事实上,代购就是最早掌握着私域流量密码的一批人。萱萱说,可能某些镇、某些村就只有一个代购,大家都很信任她,她卖什么,可能就会有人买。

萱萱做代购时结识了一位很厉害的同行姐姐,这位代购同时在线下经营着实体店,靠着实体店引流,再在线上销售她从各地代购回来的商品,她就成为了附近的商品集散中心。

疫情期间海外代购成本太高,也使得代购开始将视线瞄准国内。去诸暨卖珍珠,去水贝卖黄金,去莆田卖鞋子,去西藏卖虫草,是国内代购们的常见路线图。

一位代购告诉字母榜,有的同行经常组团一起去代购这些商品,“一轮一轮地”,去莆田卖一段时间鞋,又去西藏挖两个月虫草,“因为假鞋抓得比较严,他们一般就白天在酒店里呆着,晚上再去工厂拍图发朋友圈。”

将代购工作搁置许久的JJ在休产假期间重新捡起了自己曾经的副业,不过这次她的重点不再是海外代购,而是通过私域销售服装、日用等商品。虽然售卖的商品不同,但底层逻辑是相通的。

2015年,代购业刚兴起之时,刘强东曾表示,个人代购这种交易形态的出现是因为中国过去的关税比较高,跨境贸易不够便利,而2015前后,国家对跨境电商支持力度很大,实际上已经解决这个障碍了。“全世界所有的零售行业都是正规化的,主流模式都是沃尔玛、亚马逊这些正规的大型零售商,因为只有这些大的零售商才有真正的供应链管理能力,个人卖家你建立不了供应链,也提升不了供应链效率。”

“我还是比较特殊的,很多像我一样的小代购都不做了”,JJ说,当然也有一些人早早地就转去做跨境电商、经营店铺,或者做直播,但这部分人很少,“要创立IP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

与很多已经放弃或亏本的代购相比,小雪是幸运者,发现美妆、护肤品类需求下滑后,她增加了包、手表等奢侈品类目,这让她有了基本的收入保障。

但平时和同行们聊起来,小雪发现,其实很多代购都有自己的本职工作,他们会利用周末时间兼职做代购,通常是再请两天假、订直飞航班,早早出发到韩国等临近国家做代购。

“混不下去代购的进来”,9月,小雪发了这样一条帖子,“我每次出去发现好多代购在国内都有工作,我没有,今年太卷了,我想找份工作或创业,兼着做,活下去太难了。”

遭遇收入下滑的小雪开始琢磨开启第二事业。在聊天的最后,小雪告诉我,她选择自己创业,她的美容院不久后就要开张了。

(小雪为化名)

二维码

版权声明: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 2842095312@qq.com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本文信息:

1:网站名称:线发稿互联网平台

2:文章标题:代购十年沉浮:从月入6万到月入6000

3:文章网址:http://www.qq360.com.cn

4:本文由在"线发稿"互联网平台收录于 - 2023-12-18 02:06:14

5:本文作者:佚名

相关文章

网站首页

QQ咨询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