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知识价值论

发布于:2023-12-17 01:05:02 编辑:佚名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153

第一节 知识价值论 一 「什么知识最有价值」的缘起与发展

「什么知识最有价值」最早是由英国著名哲学家、教育家赫伯特·斯宾塞(Herbert Spencer)提出的关于知识价值的命题。斯宾塞在《什么知识最有价值》一文中对当时盛行的「重道轻器」的知识价值观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批判,提出了自己对知识价值尺度的见解。斯宾塞将最有价值的知识直接归类为科学,因为他认为科学可以「直接保全自己或者维护生命和健康」。自此以后,「什么知识最有价值」成为知识价值论中最为重要的命题,对这一命题的争论从未停歇,并发展成为课程思想史上的重要标志。斯宾塞对知识价值的理解和判断对于世界课程思想史的发展具有划时代的颠覆性意义。这一命题本身的价值远远超越了对这一命题答案的追寻,它的经典之处在于唤醒人们长久以来对古典人文的依恋和沉醉,犹如晴天霹雳般引起了当时学界的关注和思考。当时工业革命已然发端,科学的概念、功能和价值正逐步引发生产力的技术革命,斯宾塞的呐喊与科学技术的发展不谋而合,二者很快形成了共鸣效应,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巨大反响,为工业革命的全面兴盛奏响了进行曲,促进了科学与技术的发展和应用。

(一)「什么知识最有价值」命题中,首先需要观照的是知识的价值问题

1.知识之于个人的价值

知识是人类历史精神文化的总和,知识是不断向前发展的,因此知识既是历时的,又是共时的。从根本上说,知识的价值在于对个人成长成才和社会发展的作用,因此可以从人与社会两个方面理解知识的价值问题。个人的成长成才需要知识的襄助,这就是知识的个人价值所在。个人的成才源于对知识能力、素质的追求,而个人的成长则源于对知识中个人情感和志趣及艺术价值的喜好。如果说成才是安身立命之本,那么成长则是内心幸福之源。所以,知识之于个人的成才价值是专注于个人的技能、素质的训练,而知识之于个人的成长价值则是对个人的内心圆满和幸福的观照。

2.知识之于社会的价值

知识之于社会的价值在于促进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具体而言也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一方面是社会生产力的高度发展和社会财富的极大丰富;另一方面是社会生活的健康、和谐。社会生产力和社会生活是社会的两大基本元素,二者相辅相成,推动着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二者缺一不可,否则就是一个跛脚的社会形态,是病态的社会。所以,可以将知识之于社会的价值概括分类为生产力价值和社会生活价值。生产力价值是知识对生产力发展的促进作用,「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论断就是对知识生产力价值的直接体现;社会生活价值则是通过知识成就健康和谐的社会生活。

(二)回答「什么知识最有价值」,离不开时代主题和主体意志

知识通过人类的教育教学实践活动得以传递。在漫长的人类历史长河中,知识的累积一刻也不曾停止,传递所有知识几近痴人说梦。于是,通过教育教学实践活动有选择地传递知识是知识发展的必然结果。既然有选择性,那么,对知识的价值判断就是选择的基本依据,这就是对「什么知识最有价值」的理解和把握。历史是不断向前发展的,历史车轮的转动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因此每个时代都有各自最为贴近时代主题的知识价值体系,这是「什么知识最有价值」的决定因素之一,而知识的社会属性决定了人才是知识的主宰。从这个层面来理解知识的价值的关键在于理解谁在社会中是强势群体,那么谁就是知识价值判断的主体。这是「什么知识最有价值」的另一个决定因素。

1.「命题」的时代性价值演变

信息技术革命使得人类近几十年的知识积累有超越数千年文明累积的趋势,正呈几何级数增长的知识是人类诞生以来所不曾遭遇的。传统学科知识间的壁垒已然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学科的交叉和复合。以高新技术为代表的知识所衍生的高科技、高智能产品在个体和社会生活中的地位与作用的重要性已是无以复加。高新技术已经融入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成为人类生活中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提法尚未冷却,知识经济时代已姗然而至。知识以各种不同形式与功能反映在个体和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各个环节,知识技术给人类生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改变。在这种大背景下,不少学者开始反思知识技术对人类社会生活的影响,尤其是对技术条件下技术运用的理性反思。于是,当下越来越多的人对「什么知识最有价值」这一命题开始了新一轮的省思。培根关于「知识就是力量」的论断是毋庸置疑的,它肯定了知识的价值和作用。但是,在喧嚣的商品和技术充斥时代,人们开始追寻内心的宁静,希望寻求一方净土以思考人与自然存在的真谛。在这种思潮的影响下,人们开始重新探讨知识价值的时代意义。庄子云:「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也就是说,人生是短暂的,相对于浩瀚的知识海洋,一个人即便穷其一生,所知所学也是极为有限的。将知识尽收囊中的想法是根本无从实现的,只是白费力气罢了。但是知识经济时代,个体的生存与生活所面临的压力也是前所未有的,要想在激烈的竞争中安身立命,实现自我,对知识的追求又是须臾不可废的,这好比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于是,对于知识获取的效率问题便成为知识学习过程中的头等大事。换言之,就是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学到最有价值的知识,这一过程实质上就是对知识的价值判断过程,也是知识价值的时代性演变过程。

2.「命题」对主体意志的观照

从生活中实现自我价值是知识价值标准的时代特征。那么,什么样的知识才能够让个体实现自我,在生活中游刃有余?哪些知识才能够满足个体的生活需要?古今中外,知识之于生活的价值一直是被持续探求和争论的话题。中国古语云,「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千钟粟」,其实质也是展现知识的不同价值维度。荷兰哲学家斯宾诺莎(Spinoza)看重生活中的善与幸福;霍尔巴赫(Holbach)把生活幸福作为毕生的追求。由此可以看出,无论是哪一种追求,都是生活的真实写照,是源于生活、融于生活的。从生活中寻求自我的满足和实现才是对自我幸福追求的不竭动力,而这种追求的过程就是对知识的价值判断和知识的最终选择过程。从叩问生活中找寻知识的价值,才能在现实生活中实现自我。如果价值客体能够使价值主体——「人」获得幸福的生活就是有价值的,反之就是没有价值的。

张传燧先生曾言:「教育是属于人的,是为了人的,也是人为的。」因此,教育的本质是始于人并终于人的,这也是教育的本体功能。人的成长是教育的根本使命,人的长成是教育的终极关怀。成长主要是指生理和心理的发展进步,成才而得以自立,成人而得以幸福。通过对知识的学习,成长为一个健康的、理性的、有能力的、心智健全的、能够在社会上独立营生的人。长成则是在成长的基础上对人的内心满足的不断追求,是一种怡然自乐的生活状态,是自我实现的终极版,是幸福的生活状态。幸福的本质不关乎名,也不关乎利,唯有内心的满足才是幸福的真谛。所以,教育的终极目的就是人的幸福。乌申斯基将幸福的获得作为教育的主要目的,认为所有一切活动都不应有碍于学生幸福的获得。苏霍姆林斯基、卢梭、杜威等教育思想家都认为,教育最根本的目的是追求儿童幸福,没有任何东西比这个目的更能体现本源性。追求儿童幸福就是目的,我们追求它,就是因为它本身有价值,并不是为了别的什么目的。追求儿童幸福是这个公理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找不出也没有更充分的理由来证明这种追求的正当性。总之,培养人是教育的质的规定性使然,而学校教育对人的培养不应仅仅限于知识技能的传授,还要关注学生内心的幸福,这是教育的题中应有之义。判断事物价值的尺度是人的需要。因此在当代,判断「什么知识最有价值」的尺度就是所学知识是否有利于人的幸福生活的获得。

二 知识的价值判断引领课程知识选择

谈及课程,必然涉及知识问题,课程与知识一直就是交织在一起的。课程问题首先就是知识问题,「课程知识是一定社会或文化主体有目的地加以选择和设置的,并以一定形式呈现的,基于一定的标准而互动、建构的知识体系」。

二维码

版权声明: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 2842095312@qq.com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本文信息:

1:网站名称:线发稿互联网平台

2:文章标题:第一节 知识价值论

3:文章网址:http://www.qq360.com.cn

4:本文由在"线发稿"互联网平台收录于 - 2023-12-17 01:05:02

5:本文作者:佚名

相关文章

  • 第一节 知识价值论

    第一节 知识价值论

    第一节 知识价值论 一 「什么知识最有价值」的缘起与发展「什么知识最有价值」最早是由英国著名哲学家、教育家赫伯特·斯宾塞(Herbert Spencer)提出的关于知识价值的

    2023-12-17

网站首页

QQ咨询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