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药企在华主动降价的背后

随着4+7带量采购政策的落地,进口原研药各地降价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国外巨头纷纷降价稳固市场,而国内企业则要面对专利到期、关税降低带来的药价下跌,“内忧外患”之际,国内药企该如何抉择?

【编者按】专利到期、关税降低、国外药企纷纷降价......国内药企一方面受政策影响,一方面受市场影响,药物降价已成为趋势,在这种趋势下,“以价换量”不失为一种争夺生存空间的好办法。


随着2018年年底“4+7”大戏的开启,2019年医药市场迎来多款未进入“4+7”集采名单的品种大幅降价。其中罗氏/中外制药的托珠单抗注射液在江苏、陕西等省份降价比例高达57%。

4月份提出主动降价的跨国药企品种(部分)

专利到期

药品专利到期后,有效成分的分子结构、剂量和理化特性都会公开。理论上讲,专利到期之后,市场上将会有大量仿制药上市。以美国为例,该国90%以上的处方药为仿制药,而仿制药上市后,其价格可能仅为原专利药的1/20到1/10不等,而商业保险一般只会按照仿制药价格来报销,因此原研药厂在专利保护结束后,会采取降价措施来巩固产品市场份额。

在我国,原研药定价依据起源于《药品政府定价办法》第六条的规定:区别GMP与非GMP药品,原研制与仿制药品,新药和名优药品与普通药品定价,优质优价。剂型规格相同的同一种药品,已过发明国专利保护期的原研制药品可比GMP企业生产的仿制药品,针剂差价率不超过35%,其他剂型差价率不超过30%。

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来执行的话,同规格同标准的原研药和仿制药的价格差价率不应该超过国家核定的标准。但在我国,过去由于多种原因,专利到期后的原研品种仍然可以维持多年的高价销售。随着2015年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开幕的开启,完成一致性评价后,就意味着原研药与仿制药间不应再存在价差,须价格统一,从而降低药品价格。

竞品涌现

随着4+7带量采购的落地,进口原研药各地降价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中国医药行业在创新方面发展迅猛,不少平价替代产品开始涌现,再加上医保、招标价格联动机制影响,很多进口药似乎开始意识到,唯有降价才能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上争取到更大的生存空间。

诺华将格列卫(甲磺酸伊马替尼)的价格由9998元降低到了7182元。目前该品种有石药欧意药业和豪森药业两家企业的仿制药。其中,豪森药业0.1g规格的甲磺酸伊马替尼通过了一致性评价,并中选首轮4+7带量采购,中选价623.82元/盒。此后,格列卫已在上海、深圳等地降价,虽然仍比仿制药高出很多,但已经是历史最低。

强生的卡格列净片(怡可安)在甘肃、辽宁等省份将100mg*10/盒规格的价格由159.60元调整为统一价96元,市场推测SGLT-2仿制药研究快速发展的压力,选择多地降价来维护市场利益。

关税降低

让抗癌药降价,让老百姓用得起药,这是近些年来我国政府一直在推动的事情。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部分跨国药企采取主动降价的缘由不排除与进口关税的降低有关。

自去年5月1日起,我国对进口抗癌药实行零关税,具体包括抗癌药在内的所有普通药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碱类药品等,6月份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又确定了要加快已在境外上市新药审批、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加强短缺药供应保障的措施。

根据财政部发布《关于罕见病药品增值税政策的通知》,自2019年3月1日起,对进口罕见病药品,减按3%征收进口环节增值税;增值税一般纳税人生产销售和批发、零售罕见病药品,可选择按照简易办法依照3%征收率计算缴纳增值税。

就在近日召开的深化药品领域改革典型经验媒体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体制改革司副司长薛海宁透露,深化医改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有关部门采取一系列措施降低药品价格,新增17种抗癌药进入医保目录,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地区中标药品价格平均降幅达52%。

政策导向

新的医保局成立后,新举措不断,带量采购、医保控费、招标降价等一系列措施的实施。

2018年12月,“4+7”试点城市集中带量采购,首批中标的25个药品,平均降价幅度52%,最高降幅96%。带量采购的实施,使传统仿制药价格大幅降低,并且浙江、广西等多个省份已经启动了药品采购省际价格联动策略。这意味着,2019年,带量采购的影响在全国范围内不断扩大。

继2018年新版国家基本药物目录推出后,新版国家医保目录也将迎来调整。3月13日,国家医保局已发布《2019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根据这一文件,新一轮医保目录调整应已在推进中。意见稿指出计划于4~5月就谈判药品名单征求相关企业意见,确认谈判意向。

以托珠单抗为例,目前仅进入了浙江、安徽、西藏、宁夏等地区的地方医保目录,此次陆续宣布在江苏、陕西等地区主动降价,除了以价换量,也不排出想进入医保途径的可能。

一位受访者告诉记者,药品定价,一方面是基于成本和对利润的追求,更多的时候是竞争者、市场竞争环境决定的定价的范畴。一般主动降价策略,可以同时获得存量(在竞争对手那里拿到更多的份额)和增量市场(发现更多支付得起的患者)的增加。

虽然薄利,但是多销,这种以价换量的策略可以保住甚至争取到更大的生存空间,主动降价或是明智之举。可以预见,除了上述产品在各地降价之外,将有越来越多的来自跨国药企的品种加入到降价行列。


随着《“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的发布和医改政策纵深发展,我国医疗服务行业也正迎来一个新的升级阶段,即是从“规模”向“价值”的变革。医疗产业与新技术逐渐融合,单纯“走量”的医疗项目不再是投资首选,大量“伪需求”将在消费者“用脚投票”下出局……如何能够转危为安,借力打力,最终在资本寒冬后的2019脱颖而出?

2019年7月25日-27日,亿欧大健康将主办“GIIS 2019第四届中国大健康产业升级峰会”,峰会以“雁栖健谈——从【规模】到【价值】的医疗变革”为主题,围绕医疗大数据、医药创新、非公医疗和科技医疗四大细分领域的市场环境、投资热点和产业变革等话题展开探讨。与此同时,亿欧大健康将会在3月-4月陆续举办:医药创新产业沙龙(3月22日)、医疗大数据产业沙龙(3月29日)、非公医疗产业沙龙(4月26日)、科技医疗产业沙龙(4月19日)。欢迎大家关注!

活动报名链接:https://www.iyiou.com/post/ad/id/785